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拟物扁平,一个已经被讨论烂的话题,今天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个更理性的思考角度。

自互联网快速发展,用户体验和UI逐渐面向大众,关于拟物化(Skeumorphism) 和扁平化 (Flat) 的纷争从未停止过,各种讨论和文章有很多,我认为单纯就美观或者好看的维度讨论是没有意义的,毕竟各花入各眼,审美本身就是一个玄学的东西,今天为大家带来一个新的思路,在学术范围,从审美性的类型来研究下这两种风格。

一、艺术史和美的变迁

提到元素的抽象化,很多人会联想到毕加索的《牛》。

20万年前,智人在非洲开始了第一次进化,在南非的海岸角的某个岩洞里,某位祖先在赭石上留下了一幅幅三万年前牛的图画。

沧海桑田,喜欢自称现代原始人的毕加索看到这些三万年前的印记,感受到了艺术本能真实创造力的源头,他创作了类似形象的画作。起初照着洞内的公牛即兴画出了这幅公牛,甚至可以说是细致的临摹。毕加索还创作了另外十幅风格迥异的公牛图,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十一幅画就是极致具象到极致抽象的过程。

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如果说耗时六周的这11副牛体现了艺术风格的变化,其实千年的视觉艺术史也恰恰印证了这个螺旋上升的过程,不信你看下面的图。

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当然我们今天不去探讨背后的原因,我们今天就来讨论普通的用户,在看到这些视觉画面后,调度了我们怎样的审美感受,我们又会如何进行评价,为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偏好。

二、古典美和表现美

故事从一个学者的研究开始,Tractinsky(Lavie&Tractinsky,2004)经过一系列的研究,发现对于美的评价可以分为古典美(classic aesthiestics)和表现美(expreessitics)两种。

古典美是从古代到18世纪的统治性美学概念,主张规律秩序井然有序,和明确的设计有关。

表现美意味着创作者的的创意和独创性。不仅如此,这一表现与克服或者打破设计规则有关。

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Tractinsky通过要因分析的测试,对古典美和表现美分别划分了对应的要因,如下:

古典美:令人愉悦的(pleasant)、明确的(clear)、干净的(clean)、秩序的(symmetric)。

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表现美:运用特殊效果的(use of special efects)、复杂精妙的(sophisticated)、创造性的(creative)、迷人的 (fascinating)、独创的(original)。

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好的,看到这里,大家应该脑海中应该会联想到很多场景,视觉设计师在开始设计前经常要搭建情绪版(Mood Board),确定产品最终的视觉感受和我们的设计目标。

在设计界面时,我们时常像个工程师一样,校对每个像素,确保每个对齐,又时常像个艺术家一样试图让某个缺省页更有趣,让某个动效让人会心一笑。

在验收的时候,产品或者业务又经常提出这个页面不够运营or活泼,或者这个页面不够理性等意见。

现在看来,是否都能套用到这两类审美评价的理论中解释。

包括最近的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评价两极分化的现象,有人觉得很好看,很有创意,有人觉得很丑,不符合基本的设计准则。大家带入上面的审美理论中品一品,是不是发现大众评价标准根本就不同,但基本符合古典美和表现美评价这两类,从而产生了截然不同的评价结果。

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三、两种美和两种风格间的关系

我们再回到拟物和扁平的讨论,相信你已经感觉到了,我们所说的扁平化拟物化和古典美表现美是存在对应关系的,字面上来看,“明确的,干净的,秩序的”这些要因本身也就是扁平化风格的特质,而“创造性的,运用特殊效果的,复杂精妙的”恰巧满足拟物的设计特征。

对此问题,我在硕士期间进行了一个研究,研究的方向就是扁平和拟物的风格差异,会给不同年龄层的用户带来审美和使用上的差异, 关于可用性的内容我们下次再说,先来看一下在审美上是否真如我们的假设。

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如以上模型,因变量是拟物风格和扁平风格,同时为了更详尽客观,又细分了图标、按钮和界面三类刺激物,从属变量中的审美性就是我们刚刚介绍的古典美和表现美,用户的年龄,手机操作系统等是调节变量,用来观测不同的人群是否会有不同的感知。

实验阶段,首先以20名左右的设计专业研究生为对象,一同选取了适合的实验刺激物,之后,选取了超过300名的设计专业学生和普通用户,其中包括100名以上的40~70岁中老年用户。

为了实证研究问题,进行了用户评价的问卷测试,共18项问题,古典美和表现美的的评价来自Tractinsky的论文。

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收集整理完数据后,针对两种风格下的审美性差异,使用Spss进行了分散分析,可得扁平风格的古典美评价更高,拟物化风格的表现美评价更高(P<0.05,结果有意义)。

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为了分析年龄,年龄等调节变量会不会影响扁平拟物风格的审美性评价,使用了Spss进行了多变量分散分析,可得影响确实存在(p<0.05,结果有意义),具体结果可以看下面的表。

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可以看到,对于扁平风格的古典美的评价上,20代年轻人尤其高,其次是50代、60代、30代和40代;对于拟物风格的表现美评价上,50和60代人群最高,40代、30代、20代依次递减。

好了,看完了干巴巴的论证过程,我们可以总结以下的结论:古典美和表现美确实与我们熟知的扁平拟物风格存在关联,扁平风格的古典美评价更高,拟物风格的表现美评价更高;用户的年龄同样会影响他们对于审美评价,20代年轻人对扁平风格的古典美评价明显高,50和60代中老年用户对于拟物风格的表现美评价更高。

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针对以上的结果,我们可以这样推断,对于扁平化风格,尤其是GUI层面,它为效率而生,我们日常使用的各类应用,多是为了解决问题,简约时间和金钱,因此层级简单、超高信息可读性、规范化的扁平风格风靡至今。

同时在审美上,因为这些特质,刺激了我们的古典美评价,大家常常为干净清晰的界面,整洁精密的设计规范感到浑身舒适,对于普通人也是一样。

对于拟物化风格,在GUI层面,在数字时代的启蒙期,为了提高用户的可用性感知,UI往往与现实产生映射,催生了拟物化风格,我们先不讨论拟物风格的效率,但就审美层面来看,更多的细节刻画自然承载了更多的信息。

并且好的拟物设计并不是对于现实物体的直接搬运,而是经由设计师灌注心血情感的再创造,更能够体现出独创性。相对于扁平风格冰冷的特质,拟物的设计往往能够承载更多的感情和故事,在这点上令人着迷,由此可见拟物风格的表现美评价更高。

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对于不同年龄的用户层产生不同评价的结果,其实和他们所处的环境息息相关,当下20代年轻人对互联网和移动设备已经相当熟悉,日常操作的数字页面也是以扁平化居多;但是对于50代60代的中老年用户,接触数字产品的频度相对较低,过于扁平的UI内容在理解和判断上存在难度,包括对于信息的敏感度等,都让他们对于扁平风格的评价更高。

拟物扁平的审美性测量

四、一点总结

到这为止,我们已经了解了审美原来可以细分为古典美和感性美,也证实了这两类审美和拟物扁平风格的联系以及不同年龄用户的差异。

最后,我还是想表达:风格没有对错美丑,只有合适与否,大家在进行创造的时候也可以带着对审美进行细分的思路进行设计,多去考虑经由我们的设计解决什么样的问题,传递什么样的情感,这更重要。

另外,我们能清楚的感知到,现今大众对于设计的审美评价标准较为单一,仿佛只有“好看”和“不好看”。

还是以本次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海报为例,即使海报的设计风格并不是很新鲜的事物,但是我们都能清晰感知到,对比以往的电影节本次的设计无疑是特别的,新颖的,带来变化的。

作为一位设计师,我承认在视觉层面,它或许可以更“美观”,但是面对舆论一边倒得吐槽“难看”,我当下是没办法作出一个明确判断的。

在这之后,看了很多关于设计者刘治治本人的回复以及讨论的文章,我了解到这个现象其实反映的是人们看到一个违反自己标准的东西的排他反应,并附加了情绪。但是,会不会因为大家都太快得发表了判断,去定了性,反而丧失了思考和观察背后的原因以及意义的机会呢?

换句话说,我们口中对立的“美”和“丑”真的那么有意义吗?

身为一位“商业”设计师,我已经习惯了处心积虑去做“对”的设计,但是偶尔面对这些看起来相仿的设计物的时候,难免会产生一丝枯燥的心情,未来风格的流行,美丑,对错我都不知道,我只希望,自己能多做一些“有趣”的东西吧。

用设计师刘治治的话来结束这篇不知道已经跑题跑到哪里的文章:

设计师为之斗争的东西,其实不是某一种既定的样式的好坏,而是要保证这个世界的丰富性。如果设计师都没有办法保证世界的丰富性,或者为世界的丰富性做贡献的话,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对了,关于不同风格在可用性上的分析,我们等下次再说,88。

人已赞赏
产品设计

了解券商中后台交易业务流程

2020-8-23 9:36:58

产品设计

详情页产品参数模块何设计

2020-8-29 19:16: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