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新生服装设计师的10条建议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随着中国国力越来越强盛、国际地位日渐提高,如何尽快地在文化上拥有自己的标志和地位成为了全部华夏子孙必须面对的问题。中国的设计行业如何变追随为引领?或许我们应该认真的从“如何做设计”这一角度开始认真思考。

设计,本身就是一个有较强服务性质的工作。在设计的过程中,既要了解设计本有的专业性意义,也同时要了解市场、客户的需求性意义。很多年轻的中国设计师往往只以个人审美为唯一标准来指导设计,但没有能力通过市场需求反作用于设计。市场与需求,是由更广泛的经济学、市场学、心理学等不同维度的学科建构的综合学科体系。当设计师备受争议抱怨自己不被理解的时候,似乎应该先质疑一下自己,我们的设计真的能够满足设计所涵盖的本质需求吗?

It’s SJ JSJQ to be Ontime,位于Ontimeshow

尤其是现在很多新生设计师,他们没有经历过残酷市场的洗礼,最后被社会教育也似乎成为必然。即使有一些热门的年轻设计师很幸运,个人审美跟当下市场的需要不谋而合,初出茅庐的设计能够受到欢迎,但是这不是客观理性地规划的结果,很快就会陷入江郎才尽渐渐“泯然众人也”的境地。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只有掌握市场和目标消费者的需求照方抓药,才更利于年轻的设计师品牌有更长远的发展。

时装设计不是天马行空,本身也应该有方法论。本期特别企划我们特别邀请了深耕艺术设计教育多年的艺术家——迟鹏老师,从全设计和艺术的角度来给服装设计从业者及一些新手设计师10条建议。

迟鹏

1981年出生于山东烟台。

现从事艺术教育、儿童思维教育、电影艺术的创作及研究。

哪怕是内裤,其实也需要创新

大众已经习惯于全球化的消费形态,商业品牌们将大众的品位偏好进行整合并精确统计后生成全面的大众消费需求图形,拉平了公众服装的品位,也限定了各品牌制定下一季度新品的创意范围。市场上武装到内裤的“统一审美”,无论是谁都能在各商业品牌中找到自己所需,而做出好看又好卖的服装才是市场赢家。

图:UNIQLO × Jil Sander所推出+J系列

图:ZARA 2020秋冬

即便是复刻经典,也要旧上加新

相比当下其他艺术行业而言,服装设计的要求其实更为单纯,即“好看”就行。好看,应当是人们今天在看了无数遍的过去之后,还会认为它(在这个阶段中)是好看的,它不能在想法上、式样上与过去有太过相似乃至重合的地方。所以这里的“好”也就顺理成章地指向了“新”。创造一直不是当下的问题,是关于未来的讨论。创造未来之前,需要更全面地了解过去、现在。

图:品牌KAGU为单板滑雪运动推出的专业运动羽绒外套
 

解决服装的实用性需求

变化快速的时代,形式创新则来自于应对变化,尤其功能性是设计中非常重要的要素。从服装的狭义“功能”上来讲,军事、医疗、航天、体育等科研领域造福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应用于户外运动及竞技体育服装的速干面料、防紫外线面料、聚氨酯防水涂层,解决保温问题的吸水发热纤维、轻型羽绒,解决舒适性问题的莫代尔的纤维素纤维与莱卡的氨纶纤维等等,如此诸多基于材料上的技术改进,都可以解决各类服装的实用性需求。

图:2017年运动品牌MAIA ACTIVE和摩拜单车合作的骑行服装,设计反光条及防水功能,内置手机专用袋与耳机穿孔

图:2017年运动品牌MAIA ACTIVE和摩拜单车合作的骑行服装中防水面料的防水效果

设想消费者的日常

从广义的服装功能性上来说,服装应该满足人们对于任何形式、情绪、情境的设想。除场景外,设计师还可以设想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例如在一个百分之七十的时间都在下雨的城市、或者一个风沙很大的城市,一个温差极大的城市、一个极夜城市,甚至可以假设一个特殊情境。

图:BALENCIAGA 2020AW

例如,假设这件衣服要卖给夜店男女,在昏暗的灯光下,材料、质地、剪裁、走线等要素并不重要,所以一些年轻男性或许会热衷于选择logo明显的衣服来确认存在感;另一些女性的解决方案则可能会在服装整体的大形态上试图标其新立其异

让普通材料变得特殊

研究材料本有的存在感和特殊性,是服装制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最普通的市场上买材料,得到的材料一般都很难是好的,但可以通过其他形式让普通的材料变得不同。

图:杭州织锦技艺新生代传人/都锦生织锦技师——苗雨痕参与研制的人丝织锦缎,并获得了国家金质奖。

例如,织锦缎相比更为大众的服装材料,更具有形式感,但是往往在结果上显得很平常。这是因为大众对这种美感已经麻木了。但当把织锦缎面料翻过来之后,它的式样和色彩规律马上就会发生变化,迅速区别于当下审美的日常感,带来具有当代性的审美反差。往下延伸,是否可以把织锦缎的图案与什么东西结合呢?覆盖?重绣?还是用线把它挑破?还有很多问题可以继续探索

图:CONVERSE与Maison Margiela合作的联乘系列, 鞋面的白色油漆固化沉着并让其自由开裂,露出帆布鞋本身的颜色

例如,Martin Margiela用最简单最朴实的材料,重新在表面刷一层漆,帆布鞋很快就能跳出未被再设计的日常感、大众感,这样也就能够呈现出更容易被识别的差异性

塑造品牌特有的材料

材料可以帮助品牌塑造辨识度,打造标志性的特点。

图:ISSEY MIYAKE 2021SS

例如,从材料对品牌的发展推动上看,ISSEY MIYAKE也是材料塑造品牌识别性上最成功的一个品牌。三宅一生标志性的褶皱肌理,一直是其所依赖的一种语言特点

多做“没用”的东西

一个新生品牌一直不生成新的创造,只做有卖相的东西,势必会失去价值与关注。秀场上“没有用”的东西每一季都要多做,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有新的、有创造性的作品引起更多创作上的改变。

图:THOM BROWN 2012SS
例如,前些年的THOM BROWN 2012春夏推出的“肌肉装”成为品牌那一季的特点,在整体造型特点各个方面都是比较成功的案例。但这几年的秀场鲜有明显的特点被留下来

试着叠加材料的情感

材料的情感在创作中可以叠加,从而生成其特有的丰富性。比如,现在有一块布,很新,却很普通。那么如果把这块布洗一千遍,洗得布料完全脱胎换骨,就重新生成了视觉秩序的稀缺性;再比如,一件衣服祖孙三代穿了100年,或者将母女多代人各自时代的婚纱结合在一起等。一个好的设计师要能控制最便宜的东西,能把它变得具有稀缺性、珍贵感。即使最廉价的材料,也可以找到方法避免结果的廉价。

图:品牌BY WALID, 图片来源于COMMON PLACE

工艺是评判一件衣服的标准

 

技术美学的前提是要有技术基础,工艺的控制能力强弱,在服装设计中是一个十分关键的因素。评判衣服的工艺,边缘的处理情况是很基本的一个标准。边缘不见得一定是片,它可以是形、是体,也可以是空间。比如,假设收口过于简单,可以在收边的同时将一圈棉花卷进去缝好,这样收口的部分就会顿时变得挺立,服装的节奏感、停顿的完整感也会呈现出来。

图:THOM BROWN 西装内里止口线都做了包边处理
图:UMA WANG 毛边边缘处理
图:COMME des GARÇONS PLAY
川久保玲PLAY系列的“红心”T恤,领口部分是二次压线完成的,也就是把两块布的边缘反叠进去再用缝纫机牵出来,整个过程比把现成的领口直接镶上去要复杂、费工

一套可借鉴的设计公式

假设毕加索是一种结果量A,非洲文化变成来源量B的话。毕加索是将修辞方式Cx元素B(非洲文化)=结果A(毕加索)。运算结构中的元素B可以拆分成很多内容。比如,非洲文化自身就可以拆分为日常服饰、仪式服饰,乐器、武器、食器、仪礼法器、雕塑……每一种元素都有对应的结果可能性,但是这些所有变换强调的是其形式中的核心差异。除了CxB=A那样的用于运算整体“秩序”的方法之外,我们还可以推演出A+B、A+B+C、A-B等组合众多结果丰富、以求得“变化”为目的的设计方法。

 
UMA WANG 2020SS以庞贝古城为灵感,向古罗马文明致敬

当我们用这套公式创作服装时,B这个量可以替代成玛雅文化、南美文化、中国文化、日本文化等,也可以替代成日漫、赛博、参数、算法等等,但B的来源最好不要是服装的直接性来源。举例来说,假设我们选择了中国文化,我们有必要首先避开选择织、绣、锦等这些相对直接的因素,因为这些都是隶属于服装的本体语言。除服装本体语言之外,中国有竹编、纸扎等与材料直接相关的形式秩序,换一种材料或是元素就可以引申出无数可能。

艺术家陈粉丸为PASHA DE CARTIER所做的剪纸龙

从服装上的演变秩序来说,最简单的就是在一件普通的衣服上加一个动词,比如:拉长、展开、抽空、扭曲、皱缩、拆散、黏合、覆盖、切片、堆叠、粉碎、蚀化、热灼、置换、翻转、重组、抛型、挪用等等。我们还可以将这些词汇进行近义联想和反义衍生,形成这个品牌整个系列、整个季度的形式特点,将秩序与变化的结果丰富性最大化。

VIKTOR&ROLF Fall 2020 Couture

做设计时还可以从反方向来制作一个系列。比如我们可以先定义这个产品: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裙子?是一个懒洋洋的裙子,是一个飘起来的裙子,像棉花一样轻盈的裙子、像舞蹈一样优美的裙子……从结果反推至设计要素。

BVM TEAMS 2021SS展示着一条雨后被淋湿的白裙子

🤓
由于时代格局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当下形成的共享社会不旨在追求物理资源的共享,而是将不同社会的差异化价值折叠为文字、图像及其他媒介信息进行共享。

四年前通过微博备受关注的“农村服装设计师”王守英,以及近期通过抖音短视频受追捧的“乡村模特”陆仙人,除却利用社交媒体特性的顺势而为获得了关注,我们能够看到知识共享带来的一定意义上时尚“阶级”的弱化。

王守英

陆仙人
每每看到有出自民间的自发型选手获得了出色的成绩,在没有经过任何科班学院的温室下能够野生出创意,我总会由衷地为他们欣喜。或许,在多年前,时尚就是一群人教另一群人什么是“好看”,但我们现在不得不承认,当下是人人设计师的时代。想要突破重围,就要在这个时代创造差异性。
我一直认为,好的设计,先是有用的,再是好看的;先是满足多数人,再是满足少数人;好的设计一定不是那些虚无缥缈、没有结果或者自以为是的;好的设计很难得,至少,好的设计的前提是真诚的。在这其中,我一直认为老师的身份尤为重要。一视同仁、因材施教也是教育体系中最重要的一点。我们都知道,在艺术领域内,天才可遇不可求。当下对于美学的学习模式不再是单一的垂直继承,更多的是价值多元的八面来风。基于这个时代的信息传播模式,我们双方都可以扩展自身知识架构的可能性,从而反推回对每一个具体专业“学科边缘”的探索。抱残守缺已经不再适合当下时代,创作者更应该早日将自己的思维进行开源,善于捕捉信息、察觉变化、运用方法、开源思维。

作者:Jora. 公众号:磁器,专注中国本土时尚圈的第一垂直媒体

人已赞赏
平面设计

俄罗斯沃罗涅日国立大学品牌标志设计

2020-12-8 16:02:25

平面设计

日本旅游画册

2020-12-9 17:52:3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